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过之渡
过之渡
 
不知道阿辉到底做了什么,但是眼前的情形却无法预示一个好的结果。琳儿的身影孤单落寞的在沙滩上,如同针尖般刺入我的心。我的心再也无法掩饰这样的事实,她此时最需要的是帮助和依靠。那熟悉的面容曾经在我奔跑时为我呐喊,在我身陷囹圄的时候与我并肩而行,在我胜利时为我喜极而泣,而我却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躲在一旁不敢面对她。
-  心灵的震撼真的就是那么一瞬,我才发现琳儿在我心底刻下了如此深的烙印。
-  与其说刚才是一种犹豫,不如说是我对琳儿的爱让我麻痹了,我没有丝毫停留,飞一般跑向最需要我的人身边。-
「琳儿……」-
我跑到她的跟前喊道。
-  「傻瓜,小心点。」-
琳儿环顾了下四周,对我不满意的说道,可能她觉得刚刚的称谓太过于亲热了点。
-  「你怎么了,琳?」
-  被琳儿这么一说,我也环顾了下四周,但只见到有些不适的琳儿依靠着冰冷的长椅面露难色,娇嫩的手臂上被寒意的海风欺负得立起了疙瘩,花般的面容在夜色下惹人怜爱。我不由自主的去抱拥着女友,希望自己的怀抱可以给她带去温暖,却忽视了那大腿内侧上流动的液体原来变成了深色。
-  「你干什么,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你不是陪你的长腿妹妹去浪漫了吗?
-  怎么就回来了?「琳儿说得有些生气,原来这两天她一直都在吃醋啊,亏她还说自己是开放的海归小美女。但她并没有挣脱我的臂膀,而是深深的扎在我的胸脯上,感受着恋人的甜蜜温馨。这时我才见到从她下身抽上来的手掌上留着新鲜的血迹,恍然大悟,原来是可恶的姨妈……
-  「哦……乖琳儿不要生气嘛,告诉老公,是不是阿辉做错了什么,我现在就去揍扁他。」-
我明白了女友是在生自己的气,赶紧找人做挡箭牌。-
「别人阿辉可没有你那么多花花肠子,一听说人家冷,赶快就回去帮人家拿衣服去了。不然人家现在这个样子,过会回去,别人会以为什么……」
-  原来琳儿发觉自己那个来了,又怕被阿辉发现了难堪,所以特意找阿辉去拿衣服。看来她也怕别人看到自己的丑态,甚至误会自己。-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欺负你呢?」
-  这句话真是自己解开心锁的自我独白,琳儿却当做我在和她调侃。-
「你就这么想要别人欺负你女友了,真是的。人家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还联合人家来欺负我,小心我一个月不理你。」-
琳儿话外有话,但这时完完全全是在威胁我。看来爱情的力量真的伟大,琳儿一钻到我的怀中,立马来了力气。
-  「这个怎么说……你还不是一样,说父母来陪自己过中秋,结果却是找姐妹出来游玩,你这是欺骗亲夫的行为,要被我惩罚一个月。」-
我也搬出自己心中的理由,和琳儿驳斥道。
-  「李严,今天人家非得让你给我道歉不可。人家受了委屈,反倒变成人家的不是了。我告诉这些天人家天天在想你,只要一想到可以收到你的信息就特别开心。那些天看到你憋得那么难受,人家心里最过意不去了,特意没有穿……裤裤,想偷偷让你在钢琴室里……」-
琳儿不仅很开放,但还真会演戏,声音越说越小。
-  我听了后心中其实已经明白了,但为了配合女友,还是把耳朵完全凑近琳儿的嘴唇。
-  「可是你那天就是练不好,我怎么给你奖励嘛!」
-  琳儿大声吼道,我心中有愧,装作被震耳欲聋,让她心里舒坦。-
「人家没有办法了,我知道那两姐妹估计又在那里玩那种游戏,所以……」
-  琳儿继续说道。
-  「其实你也很想要,所以你对我用激将法,是不是?」-
我早就看穿了琳儿的那点小心思,为了自己不至于完全被动,所以还是要给琳儿一点压力。-
「我就知道我不该这样做,没想到你就对她们着了迷,还约她们来这里玩,都不知道把我丢到哪里去了,对不对?」
-  天啊,琳儿说话一环套一环,开始还以为只是装害羞,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语言陷阱。-
「没、没有,那是我同学……」
-  我狡辩……
-  「哦,你利用你同学去邀约。」-
琳儿毫不客气的打断我。-
「是同学……」
-  我只说了三个字。-
「是同学帮你打伏击,你看我在这里,又让同学故意支开我,是不是?」
-  琳儿完全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老实交代,刚刚和小轩干什么去了……不说,我自己检查,你知道我对精液的味道最敏感了的。」-
我脑袋里还在想着怎么去应付琳儿的问题,她居然已经扑向了我的下身,一把扯住了我的短裤。我刚刚才干完佩儿,这……这下可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  「阿……阿辉,在这里……」
-  我装作对着远处呼喊,因为我知道琳儿心中还是有畏惧的,她也怕身份拆穿嘛。这下果然有效,琳儿一愣神,我赶紧提着裤子就往旁边跑。
-  「让你跑。」-
琳儿捂住还在流血的下身,上来捉我。我一见她勉强的样子,心里一软,还是让她捉到。-
「你跑就证明你确实有鬼,承认不。」
-  琳儿一手拽着我的衣领,一手指着我的眼说道。-
「不承认,没有就是没有。」
-  我死不承认,拼命护住短裤,哪怕琳儿不舒服,这也不能让她当场撞破。-
「苏琳,你在哪里?咦……刚刚是在这里的……」
-  不远处传来了阿辉的声音。
-  我和琳儿嘻嘻哈哈的强短裤,居然玩上了,没有注意时间,幸好我一直被琳儿按在地下,阿辉看不到。
-  「哼,今天就放过你的内裤,可是一定有问题,等着,我会惩罚你的。在这里,阿辉……」-
琳儿勉强止住笑,站了起来,朝阿辉走了过去。
-  由于阿辉没有女生房间的钥匙,所以他带了一件他自己的运动长衫,给琳儿穿上。虽然琳儿和阿辉个子差不多,但男生的衣服还是要长许多,正好拦住了琳儿的下身。我躲在一颗大树的后面,见到琳儿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缓缓朝旅社那边走去。可恶的阿辉还将自己粗壮的手臂搭在琳儿的肩膀上,琳儿并没有在意,还回头朝这边的我调皮的一笑,好像在说,等着吧,我要惩罚你。-
待他们走远,我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物,赶紧回去,以我对琳儿的了解,这个小妖精不知道又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  我急急忙忙的赶回去,一路上灌木丛里时不时传来令人热血的声音,真不知道今晚有多少少女被折服在男友或非男友的巨棒下。回到旅社,大家都在女生的卧室,中间还摆放着不少夜宵盒子。今晚的独处,大家似乎都花费了不少体力,不停的补充着体力,而琳儿已经换下了泳装,穿上来时的衣物,独自坐在旁边喝着奶茶,姿势还有些挑逗。
-  我一见到小轩,给了她一个很愤怒的眼神,但她根本不把这当回事,只是背着手在小媛旁边窃笑。秦峰倒是很有礼貌的和我打了招呼,然后凑过来,从裤兜里掏出了他今天的战利品——一盒开了封的避孕套,还对我眉来眼去的。看来小媛今晚也没逃脱失身的命运,八成是那个同性恋姐姐的诡计。只是她微微害羞的红色脸颊中只有欢喜,丝毫没有不快,真不知道是她失身还是秦峰失身,或者是两情相悦。
-  秦峰又和阿辉在那里咬了咬耳朵,阿辉却朝我和秦峰耸了耸肩,似乎为了辜负我们的期望在抱歉,而我则心有余悸的窃喜。
-  「这次大家玩得这么开心,如果今晚不尽兴那岂不是虎头蛇尾?」
-  秦峰眼神一转,说道。-
「嘻,峰,那你说玩什么呢?」-
小媛的语气很温柔。-
「这样吧,大家都比较熟悉了,要不我们玩点稍微刺激的游戏怎么样?」-
秦峰这显然是在为阿辉找机会,瞎子都看得出。看来秦峰和阿辉都不知道我家琳儿的身体不适,这次他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都这么晚了,明天我们还要赶着回去呢。」-
但是为了一点便宜都不让他们沾到,我还是提出了反对意见。我还偷偷的看了琳儿一眼,心想,这下你知道你老公是特意来保护你的了吧。-
「呵呵,既然来了,我还是不要扫兴,严哥要是不玩,就算上我吧。」-
琳儿语出惊人。
-  「难得苏琳这么干脆,李严,你一下子就被比了下去。」
-  秦峰正有些恼我,听琳儿替他解围,打心底赞扬琳儿。
-  「既然大家都这么熟了,那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
小轩更是见缝插针。国王游戏,这太不适合刚刚认识的人一起玩了,我又要表达反对意见,但阿辉和秦峰都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我。
-  「这……我今天有些不舒服……」
-  琳儿听后,有些为难。
-  「可以的,我们不玩的太过火就行了。」
-  秦峰感觉解释,说道。-
「算了,我也不想玩这个,毕竟都是头一次认识,太过头了。」
-  阿辉知道琳儿确实不舒服,只是不知道琳儿是那个来了,心里还是很期待琳儿可以一起玩的,那样他就有机会了。但见琳儿面露难色,他还是站在了琳儿这边。-
「阿辉,你……」-
秦峰有些恼火,舍不得的看了小媛一眼。-
「这样吧,国王只允许女生当,苏琳,我们不会为难你的。你可以试着玩一局,如果真的不想玩,倒时候不玩也可以。」-
小轩说道。-
「这样啊,那好吧。」-
琳儿恶狠狠的看着我,笑着答道。-
试玩的那一局,小轩抽到了joker,她朝我冷笑了一下,我知道我的霉运要来了。要知道,在龙王庙的时候,她可是吐露了心声的 我最讨厌臭男人了.「李严、秦峰,麻烦你们两脱掉衣服,只留内裤,表演一下情侣间的第一次,直到大家满意为止。」
-  这样的要求简直让我和秦峰完全傻了,秦峰后悔的看着我,又狠狠的看着小轩。小轩眼神一挑,好像在说 你们两丑男人今晚不是都爽到了吗?现在报应要来了.我和秦峰很是难为情,但是他们四个都不停的鼓掌,让我们完全没有耍赖的机会,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先是脱衣服,极为羞涩的表情连我自己都觉得肯定可笑,观众们更是看得人仰马翻,只是我裤头上那干过后的痕迹让琳儿有些侧目。然后,我实在不想写下去了……秦峰和我侧躺拥抱,还不时的攻一攻,摸一摸,天啊,我都要吐了,可恶的宅男。倒是观众们很有激情,一个劲的要我们来吻戏、来床戏,这个……算了,为了李严的名节,以下还是省略数百字吧。
-  「妹妹,刚刚秦峰的表演很到位,你去帮他穿衣服,算是鼓励吧。」
-  小轩知道小媛喜欢秦峰,刚刚又整了秦峰一次,所以故意调和一下气氛,给了小媛这样的命令。
-  「至于阿辉和苏琳,表演一下情侣间的法式湿吻吧。」
-  小轩照顾到苏琳的面子,并没有为难她,可是这真是让我比刚刚还难受。要我看着自己的女友和室友当着自己的面接吻,我操你大爷,当时我脸色顿时就黑了,可惜小轩完全不知道内情。
-  「小轩,这样不太好,我……」-
琳儿扯了扯小轩,有些担心的说道,我知道女友看到了我的脸色。琳儿又凑到小轩耳边说了些什么,小轩眼前一亮。
-  「那,这样吧。由于李严刚刚表演实在拙劣,现在让苏琳和阿辉也同样示范一次,但是不用脱衣服。」-
琳儿狡黠的看着我,而阿辉则热血沸腾的看着她。-
黄色的小夹板在地上缓缓的拖行,是因为它的主人有些犹豫吗?大家的看法并不认同,秦峰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的尴尬,居然在旁边吹起口哨来。而阿辉更是被这样的情形给惊到了,往日里的兴奋和动作都没有了,只是张着嘴在那里呆滞。我更是被震得感觉天崩地裂,难道这就是琳儿给我的惩罚吗?-
弯腰,蓝色的热裤拗不过丰满的臀部,只好让它在空中挺立,白色的t恤貌似已经被汗透湿了,粉色的胸衣若隐若现。纤细的手指在口哨声中拨弄,阿辉呆滞的目光已经停在了琳儿姣好的身材上。琳儿的手指略微用力,惊讶的下巴在挑逗的动作中被勾了起来,琳儿的举动仿佛是在告诉阿辉,不要这样惊讶,接下来你就看表演吧。
-  纤细的手指在皮肤上划动的感觉是最美妙的,也是最勾人的,而琳儿的眼神更是迷离,她侧身将阿辉推倒在床上,并坐在阿辉的身边。手指的力度并没有减弱,经过下巴后在阿辉黝黑的侧脸上抚弄。另一只手则在抚摸着阿辉腹部的肌肉,小心翼翼的画着圈,感受着眼前那个男人的体温,煞是精彩绝伦。
-  几经拨弄后,招式用老,琳儿居然将自己的脸凑了过去,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盯着阿辉,丝丝体香忽而将阿辉包裹,如同捆仙绳,绑得阿辉既不敢动,又不敢出大气。香兰吐气,芬芳扑鼻,细细的鼻息扫落阿辉的惊讶,让他舒服无比,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
-  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但寓意深远,这完完全全是情侣之间的挑逗,是戏前的一剂春药。阿辉开始欣赏琳儿因为生理现象而胀大的胸部,白色的棉布如同在那里挤压柔软的乳房,不时的挺立充满了魅惑。两个人的体温在那一刻似乎交织在了一起,如同水火互扑,雾气升腾,让外人看不明白。琳儿啊琳儿,不能再靠近了,莫非你要让他一睹你的红唇之美吗?-
失态的阿辉终于有些明白了一些什么,不安分的手掌居然往琳儿腰间溜去,此时只要稍稍一用力,必然四唇紧扣。我几乎担心的从地板上跳了起来,心里大为不满,甚至在责怪琳儿,不带这样玩的。
-  「不行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去趟洗手间……」-
一声娇呼,动作戛然而止。琳儿起身,羞涩道。
-  阿辉愣在那里,澎湃的心情还在翻滚,居然木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他是多么不舍得的看着我女友,期盼着这一刻是真的,期盼着我们都不在场,他可以扑上去,将这个游戏变为真实。可惜这些他只能是期盼,我不会允许它成为真实的。
-  「怎么样,人家很有魅力吧。」
-  走过我身边,琳儿小声在我耳边说道。似乎在提醒我,你女友这么有魅力,你还约女生去海岛玩,小心墙角哦。-
游戏没有继续下去,但大家还是聊天到很晚,第二天上午没有过多的活动我们就匆匆离岛了。在码头分手时,阿辉还要到了琳儿的手机号码……精彩的中秋海岛行就此落幕。-
「怎么样?这次不虚此行吧。」
-  寝室中,这是苦苦等候的周帆。
-  「阿辉,昨晚的事情真可惜,你们去了海滩那么久,就没有发生一些什么故事吗?」-
秦峰问道。
-  「昨晚本来和苏琳在那里聊天,周围还有人在野战,气氛特别好。可心里就是有点害怕似的,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我觉得这次还是慢慢来的好。」
-  阿辉说道。
-  「我看你是怕被她拒绝后,以后没有更好的机会吧。你怎么不想想,如果那时候一咬牙,今天你不就已经坐到她的副驾驶座上了,还不知道今天晚上有什么好戏在等你呢。」
-  秦峰不屑的说道。-
「万一要是没成功,那不是以后都没有机会了。我可不想冒险。后来我看她不舒服,更加没有那个勇气了,怕出问题。我告诉你,苏琳我可是一定要追到才甘心的。」-
阿辉说道。原来昨晚他是这样想的,难怪这次完全不像他的作风,看来我家琳儿这次是真的让阿辉着迷了,可惜你条件太差了,我心中的虚荣心居然出来作祟。
-  「那以后就看你的了,我有了我的小媛,不会再去管你的屁事了。」-
秦峰对阿辉没有执行他追女孩子的理念很失望,说道。-
「到底怎么样?你们不要撇开我扯其他呀。」-
周帆很想听听我们的故事。-
「什么时候要你管了,你没有看见她昨晚对我的那意思吗?你说这离我让她躺在我下面还远吗?」
-  阿辉居然挺有自信的,我在旁边不好说什么。
-  「那只是游戏,你不要当真……」-
我不在乎他们吃不到葡萄的争吵,因为他们口中的女孩在归途中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让我下午想个好理由去家里解释。我必须出门了,还要找个好理由。
-  我来到琳儿居住的高档小区,按下了楼下的电子门铃,琳儿冷冰冰的声音更是让我心里凉透了。她的身份转得还真是快,从码头分手后,又变成了那个任性的小女友。实话实说吧,这次意外谁都没有意料到,她不是也没有和我说吗?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干嘛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何况我这些天一直都在努力做好单身的自己,保护她。昨晚她自己还故意玩那样的游戏,要惩罚也没有那样的,我为什么要畏首畏尾。-
心中的想法让我底气突然十足,我很硬气的敲起门来,准备昂首挺胸的对付这个一回来就来责问我的女友。
-  门开了一条缝,我从门缝往里面看去,没有见到苏琳的身影,心中一时居然没了方寸。开始还以为门一开,她会劈头盖脸的质问我为什么一个人跑去参加这样的派对,然后我就反唇相讥……现在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只好推开门,慢慢的走进去,提防她的人身攻击。-
「主人,欢迎回来!」-
甜甜的声音如同蜜糖一样,可是辨析度很高,是苏琳。-
根本没有给我时间去注意她的方向和动作,翘唇带着体温映在脸上,一副超可爱的样子完全出乎了我的想象。好容易推开女友缠人的双手,才看清这小妖精的外衣,是一套爱丽丝版的女仆服,有些哥特式的风格,看起来带上一点神秘感。
-  红色的小发夹斜在发髻的后侧,有些故意的调皮,但胸口白蓝色的薄布下却好似空空如也,若隐若现的深色和发髻上的小红发夹相互辉映。
-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要兴师问罪的吗?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完全搞糊涂了,但时间根本没有留下多少给我思考,我已经被推到门后。琳儿眼里一股异样的光芒让我有些害怕,就像在沙漠中行走多日的驴友突然见到饮水一般。
-  正当我准备要开口询问的时候,我的下身突然一紧,触电般的感觉,已经被女友在刹那间偷袭了。极寒的感觉冰封了我的身体,一路走来的燥热瞬间消失了。-
又是一阵莫名的热浪,柔软的拥抱是舌头的蜷曲,触觉在冰封中又死灰复燃。
-  这样的暖流在让我的海绵体充血,让我的身体膨胀,炙热的感觉让本来就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我完全失去了理智。
-  「琳儿,你不要再这样了,不然我会受不了的。」
-  这样突如其来的口交,完全打破了我心里的底线。来时沉重的心情一下化成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若非有开始那样的猜忌,可能还不会感到如此的刺激。
-  「唔唔……不会的,老公,你看这个。」
-  琳儿吐出那根不知什么时候变大的肉棒,双手戴着开始在包里看到的奇特手套,那原来有两层,中间正夹着一些碎冰块。
-  我才看清楚情况,琳儿就调皮的用手指拨弄我的龟头两侧,冰冷的感觉犹如电击,转而又是一股暖流,三温暖般的交替的环境带来的是冰火的体验,不知道这样对肉棒是什么影响,我感觉整根都在抽动一般。-
「哎呀,怎么才这么久不见,它看起来就不行了呢?」
-  琳儿蹲在我的双腿间,说起话来故意带一些可爱,真像在服侍自己的主人。看来是我多虑了,琳儿只是又玩了一个新花样,知道自己月例来了,又不能给我,所以特意这样的,真是我的好女友。
-  「说实话,是不是被那个美女挟持了?」-
琳儿嘟着嘴巴嗔道。-
「没有,它是琳儿的专属物品,怎么可能让别人染指呢?」-
我趁稍微的清醒,赶紧配合道。-
「是吗?大的不学好,说假话,你来说……」-
琳儿毫不怜惜的一把拽到我的整根肉棒,开始上下套弄起来。而硕大的龟头却被琳儿在她滚烫的双乳间划动,感受那白嫩温暖的怀抱。这下简直爽透了,我觉得用水深火热来形容是最贴切的。-
「琳儿,不要再来了,不然我会不客气的。」-
我实在难以忍受这样的刺激,感觉自己就要泄身了。不能这么快就被她搞定了,我可不想错过当琳儿的女仆玩法,所以只好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
-  「哦,主人不要生气嘛,既然不想玩主仆游戏,现在换一个方式怎么样?」-
琳儿完全看透了我的心思,丝毫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可是人家好容易才到弄到手的衣服,怎么可以就这样浪费了呢?不然,我们来玩哺乳游戏吧。」-
琳儿的真面目越来越现象出来了,她将女仆装向下拖了拖,那可爱的凶器一下子就弹了出来。琳儿的乳头又小又平,乳晕不是很小,平时看起来就像诱人的小樱桃,可是一旦遭受刺激,那微红的乳晕就会稍稍拱起,乳头在这时也会相应的挺立起来,如同待摘的果实,格外诱人。
-  当男人陷入桃色陷阱的时候,智商可以为负数,这点完全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了。我不由自主的扑了过去,双手托起女友乳房的下缘,往中间不停的挤压,贪婪的交替吸吮着小巧挺立的乳头。而琳儿那冰凉的手套依旧在肉棒上套弄着,似乎是在冷却我的欲望,可是这边又在一步步的带来新的刺激。-
温暖的体温,冰冷的刺激;醉人的体香,凌厉的眼神;柔软的弹性,每月的禁忌……唉,只可惜内裤里有着厚厚的卫生棉,遗憾啊,幸好琳儿真是太会玩这些事情了,有这样的女友真是一件性福的事情。持续的刺激有着韧性,却失去了爆发的触觉,我的心总算得到了一丝休息的机会,感慨自己找了个善解人意的女友。-
「看你享受的样子,真难看……」
-  琳儿的语气中充满了妒意,推开了我肆意玩弄双乳的嘴脸。
-  「哦……」
-  这是什么感觉,那冰凉的手套居然托起了我的手榴弹,而且还在微微用力。而早已被握得冰冷的肉棒又一次被琳儿含在了檀口中,由于巨大的温差的存在,所以那种感觉一辈子第一次尝到,就好像要融化一般。-
「好好给我含着,要深一点。」-
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来时的心情,全心投入到了战斗中去。何况现在我也无法再忍受了,只能于心不忍的按着女友的头,开始疯狂的拜动自己的腰。-
「唔……」
-  琳儿一下子失去了开始的主动,变成了真正的主仆。现在她只能好好的搅动自己的舌头,争取让主人我早点给她一些赏赐吧。
-  「喝……」-
琳儿被我快速的抽动打乱了节奏,但她还是努力在按照自己的方式继续下去。因为我隐约感觉她的手臂绕过了我的大腿,而冰冷的寒气最后停留在了我的菊门上!这下可是你自找的,我忍不住大喝一声,肉棒急速胀大,感觉一股暖流从身体溢出,无比畅快……-
「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这味道的,还这样按住人家的脑袋。」-
琳儿的这番话已经是她从厕所出来时说的了。-
「不要生气嘛,只是一下子没有忍住罢了。再说,那些东西可营养了,你都去吐掉了,多可惜啊。」-
我开玩笑道。
-  「那你尝尝,现在嘴里还有那样的味道。」
-  琳儿皱着眉头扑过来吻我,我赶紧躲开。-
「这些都不重要,我问你,为什么这次的这么稀?为什么这次这样刺激你才出来?以前一个星期不见面,你第一次总是很快的……你还不承认前两天没有乱来?我回来的时候问了她们两姐妹,她们都笑的很诡异……」-
琳儿的发难让我心里一惊,我这时才回想起来时的情况。原来不是琳儿不兴师问罪,而是方式很特别罢了。
-  「你太狡猾了,那你还不是一样,去海岛都不告诉我一声。」-
我急忙搬出我来时想好的理由。-
「你还好意思说……本来我爸妈要今天才走的,那我这周又见不到你了。正好她们来约我玩,我就借机让爸妈先回去了。我是想自己有车,送朋友去海岛一趟,然后回来找你,顺便给你这个惊喜,没想到,居然在那里看到你……你看到被我发现了,你还准备逃跑,是不是?」-
琳儿越说越来气。
-  「这样啊……这项链……」-
我恍然大悟,这时看到琳儿胸前的四叶草,心中已经明白了。原来琳儿是特意让父母带过来的,她还特意为和我过两人世界,想办法送走了她父母。这下我可是百口莫辩,羞愧难当了。-
「我特意要父母带来的……其实,我也知道你需要,但你不能骗我啊,还冤枉我。」
-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琳儿特意给我留了一个台阶,真是太感激了。
-  「对不起啦,可是我真的没有和她们发生任何事情。我发誓。」-
这点我还真的敢发誓。
-  「我又没有说你真的有,只是怀疑罢了。即便真的有,我也可以理解,毕竟有时候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可是你欺骗我就不对,证明你心都不在我这里。」
-  琳儿特别委屈,穿着女仆服更显得让人怜爱。我只好一个劲的道歉、讨好。接下来自然是为这位穿着女仆装的主人斟茶倒水、洗衣做饭,心中还不能有个不愿意的想法。但是,好歹这次海岛游的风波过去了,没有出什么问题,我心中也是百感交集,放下心来。
-  「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也有责任,你的父母只是担心我在你身边耽误了你父亲过往没有实现的梦想,可是并不是让我们完全连招呼都不打呀?你不觉得这次游玩很能说明我的想法吗?」
-  琳儿见我归咎自我的态度,语气缓和了很多,同时说起了自己的看法。-
「你的什么想法?我觉得现在挺好的,相安无事。」-
我心中一震,刚刚才觉得过去的海岛风波,莫非又会再一次降临?-
「用不着你反对,你当然觉得现在挺好,谁知道你一周会和多少美女出去鬼混?」-
琳儿说道。-
「反正我现在说什么都是很难清白了。」
-  我心中大惊,知道自己已经理亏了。
-  「对啊对啊,我就是要在你身边找个人盯着你,看看你平常到底都做些什么……」
-  琳儿见我颓废的样子,故意趾高气扬的说道。
-  「那你打算怎么做?」
-  我能看出她心中有些担心,但真正的她只是想多一点时间和我在一起。这一点我确实无法反驳,想想这一年多的大学生活以来,琳儿给我带来过许多快乐的周末,而自己却连一个招呼也不敢打,实在是亏欠很多。-
所以,我心中哪怕有再多的反对,也没说出来,因为我觉得自己应该给予琳儿很多很多。
-  「下周你就知道了……」
-  琳儿见我没用坚持反对,由衷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