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和Y老师的sm生活】(03)【作者:cscqqqq】
【我和Y老师的sm生活】(03)【作者:cscqqqq】
字数:75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告白

                 1

  十八岁,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我开始不同于正常男女性爱的第一次性生活。
  昨夜,后庭的处女身被Y老师夺走,我就像一个没有提线的木偶一样任她摆布,不停地被她侵犯着。Y老师交替说着严厉和柔情的淫语,使我的意识完全脱离了身体。我也不记得昨晚我们做了多少次,射了多少回,甚至完全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入睡的。

  第二天起床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完完全全错过了开学第二天的课。我一个人躺在公寓里的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身体已经被洗过了,粘满的体液已经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沐浴露的清香和残留在身上的女性体香。

  茶几上留了张字条,Y老师告诉我她要去学校上班就先走一步。早餐可以吃厨房里的面包,上午的课已经替我请好假不必着急回学校。我们二人昨夜喝剩的红酒和杯子还散落在旁边,而地面上依旧脏乱不堪。

  所谓放在厨房的面包,就是一个干巴巴的法棍,旁边放好了黄油。扫视了一下餐厅里简陋的餐具,结合客厅里还没有收拾的地板和茶几,能推测出Y老师平时的生活习惯。这早餐和厨具的数量充分暴露出了Y老师烹饪技术缺乏的事实,要不然昨晚也不会特意叫我去她的住处吃外卖了。而客厅的地板也指明她家政能力也是没得看,要不是因为公寓里的东西很少,估计早就被她弄得乱七八糟了。
  临走前我将屋子里除了Y老师的卧室之外所有地方都打扫了一遍,包括地板茶几还有昨晚我睡过的沙发。收拾完之后已经过了正午,我连忙赶回学校,在下午第一节课之前回到了教室。

  室友非常好奇我昨晚的去处,我只能撒谎说身体突然不太好去医院呆了一下,今天上午还拜托Y老师给我请假。而相比好奇我昨晚的去处,他们更好奇是昨天下课后我与Y老师的互动。但听闻只是帮她整理档案之后便纷纷失去了兴趣。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们这个老师其实可怕得狠,不但下套引我进虎穴还强奸了我……

  但从那天起将近一周,我都没有单独和Y老师说过话。英语课一周只有一节,我们两人其他见面的时间都是班导师在班级统一通知事情的时候。而开学第一天晚上的事成了我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在班级里见面的时候,她总会时不时向我投来挑逗的目光,而我每次都只能害羞地低下头不去看她。

                 2

  开学第一周周五晚上的班会自然少不了班导师的安全教育,教育的内容无非是周末游玩要注意安全不要去游泳馆登山一类的。

  「要参与新生文艺演出的相关同学晚上留下,其他人可以回去了。」Y老师一声令下,教室里的同学们都四散而去。

  我拿起书包,也准备随着人流离开教室。然而正路过Y老师身边的时候,我的屁股突然被狠狠地抓了一下。

  「去哪啊小朋友,我说过了文艺演出相关人员要留下,你怎么还要走?」Y老师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言语间吹出的轻风刺激着我的耳朵,光是被她这么一挑逗我就不由自主地硬了。我只能红着脸乖乖地回到座位上,夹紧双腿,掩盖住那挺立的男根,等着全班同学都离开教室。

  所谓的文艺演出负责人员只有两个人,我算是被强行凑数算上的,另一个就是事儿精班长季秋了。Y老师跟季秋交代了一些安排随后便示意季秋可以走了。班长出门之前还愣愣地向门里望了一眼,她一定是好奇为什么Y老师会把我单独留下来。

  然而我基本可以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猜出一二。周五晚上、没人会逗留的教学楼、只有我们二人的教室……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啪得一声,随着季秋的离去,Y老师锁上了教室的门,关掉了后排的灯,只留了我头上的一排,教室顿时陷入了昏暗又寂静的状态。

  「听说你会弹吉他?」Y老师把我面前的桌子拉开,正对着我坐到了上面,并且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露出了包裹着黑丝的双脚。

  「嗯……高中的时候玩过乐队。」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她,只能盯着她的脚看。
  「那你怎么不主动来找我报名呢?」她轻轻地将脚伸进我的衣服,顺着我的腹部上行,用脚趾揉捏着我的乳头。「答应当我的助理,可你一周都不主动来找我,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被Y老师的脚弄得心跳加速,意乱神迷。本来我的胸部就特别敏感,加之时隔一周又闻到Y老师身上独有的体香,下体爆裂一般地冲着血,仿佛要撕开我的牛仔裤。

  「老师……有监控……」我指着教室角落的仪器,想要缓和这激烈的刺激。
  「监控平时是不开的,只有考试的时候才会。」她掀掉了我的上衣,慢慢靠近我的脸,提起我的下颌:「一星期没来找我的惩罚,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话音刚落,她便立马脱去我的裤子。我本能地想抓住,胸口却被她的脚狠狠地踩在椅子上。本来看到她我的荷尔蒙就会加速分泌,加之在学校教室里做这种事,裤子被扒掉的一刹那我的阴茎就像棒球杆一样瞬间挥出。

  Y老师从桌子上跳下来,坐在我的腿上。她那挺拔的胸部压上了我的口鼻,左手紧紧地按着我的后颈,右手握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着。

  突如其来的进攻击中了我的兴奋点,我的双手抓住了她的大腿,嘴里发出了像女孩子一样的叫声。

  「老师……求你慢一点……」

  「张嘴。」

  接到她的命令我抬起头,直视她的脸庞。隐隐约约觉得什么要来,我张开嘴等待着,内心早已被欲望填充,渴求着她对我的进一步占有。

  一团唾液从Y老师的嘴中流出,落入我的舌尖。我贪婪地吸食着来自于她的甜美甘露,品尝着她的味道。

  Y老师依旧用手托着我的头,不断地向我嘴中倒入她的唾液。她并没有像A片里女王责骂男M那样如同吐痰一样地吐口水,而是像母亲喂食婴儿一样向我嘴中喂入她的口腔液。

  我们就这样持续了好一会,让我完全沉浸在她充满母性气息的液体中。直到我的嘴中全部都是她的气味时,Y老师向我的男根吐了一大口唾液,然后用手加速撸动起来。

  要说被别人套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几天前Y老师的公寓里我已经感受过一次她的handjob,她那常年保持健身的力气和体力让我第一次被别人碰触的男根直接升上了天。然而这一次她在用手侵犯我阴茎的同时还加入了她的唾液,手掌与唾液摩擦的同时还会在龟头处发出挤压液体的声音。以她的口液作为润滑,给我带来了超脱普通handjob的快感。

  我迷离地看着Y老师,嘴里还含着她给我的唾液。而Y老师的脸也越来越红,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

  「唔……唔……」我抓紧她的双腿,嘴里抑制不住发出叫声,我自己的口水混合着Y老师的唾液从我的嘴角流出,低落到她正在高速上下撸动的手上。
  「榨干你的棒子,榨空你的身体,我要吸干你一周的分量。」她肆虐地玩弄我,双腿夹紧了我的腰肢,后颈的手狠狠地将我的头按向她的胸部。

  「不行了……老师我要射了……」

  积聚已久的快感瞬间爆发,下体在她的手中直奔高潮顶点,白色的液体喷向了我裸露的上身,身体也因快感而抽搐了起来。

  我瘫坐在椅子上,双手无力搭耸在一旁,髋部已经完全失去保持姿势的力气,任凭自己的双腿张开,将完全裸露的自己展现在她的面前。自己腹部、胸口、颈部甚至下颌都沾满了自己射出的精液,一副惨烈而又充满色气的画面就这样呈现在只有我们二人的教室之中。

  Y老师慢慢地趴在我的身上,伸出舌头舔舐着我身上的精液。男人生殖器所迸发出来的体液对她来说就好似甜美的牛奶,她贪婪而又满足地舔着我身上每一处沾有精液的部位。她的嘴唇包裹住我的皮肤,舌尖在我的身体上肆意游走,舐干身体表面的液体之后她又用力吸食着我的皮肤。

  射精高潮带来的余波过后,我的沾满了Y老师的口水,身上到处都是她用嘴种下的「红草莓」,红白相间的皮肤仿佛替她宣示着她对我身体所拥有的主权。
  「穿好衣服,回去继续。」她亲吻我的额头。

                 3

  休息片刻之后,我们来到了她的公寓。原本还打算继续叫外卖的她被我制止,我利用公寓里剩下的食材为我们二人做了晚餐。由于上大学之前长期需要自己解决伙食问题,零花钱又需要攒下来买游戏,我的厨艺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得到了锻炼。当我将成品端到客厅时,Y老师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当然,这些念头都是我之前盘算好的。在她夺走我第一次的那天,我有机会瞥视到了她的生活条件。今天周末前的班会她大概率和我会有接触,想必也有八成概率会演变成现在的状况,因此我便提前开始做烹饪的准备。

  没有料到的是她竟然在教室里就开始对我动手,给我来了个措手不及,以后我再也不能直视那间教室了。

  然而除了为她烹饪,今晚我还要完成下一件事。如果被她占据了主导,有些话我就没有机会说了。

  「Y老师,我想问你一件事情。」我放下了筷子。

  「哦?学生想跟老师请教问题了?」她喝着红酒,戏谑地看着我,同时又隔着桌子将脚伸到了我双腿之间。

  而她没有料到的是我反常地将她的脚拿开,正视着她的眼睛:「老师,我是想认真地问你。」

  她放下了酒杯,停止了桌下的动作,面部依旧保持着身为年长者的微笑。
  「老师,你是les吧。」我直视她问道。

  Y老师显然是被我的这句话震惊到了,虽然只有一瞬,但我清楚地看到了她眉头的颤动,不过随后很快她又回到了微笑的状态。

  「瞎说什么呢?」

  「不是瞎说。」我笃定的说:「其实很好猜。这间公寓没有其他人住过的迹象,说明从搬到这里来之后老师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住。以老师的相貌、身段还有工作状态来看,这个岁数还在单身是多么奇怪的一件事。」

  我喝了口酒,接着说道:「老师的男性追求者一定很多,就算单身房间里也理应有和异性互动的痕迹,但是老师的公寓里几乎全都是女性的气息。如果我没推测错,老师应该是非常果决地将追求你的男性都排除在外了吧?」

  Y老师依旧保持着微笑。看着她的表情,我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做爱的方式也是。」说到这句话我不禁红了脸。为了掩饰我害羞的内心,我赶紧接着说下去:「虽然我没有做爱的经验,但Y老师的动作还有流程都很熟悉,用性器的方式也很熟悉,也就是说老师之前有很多次用阳具做主导的经历。」
  「结合这些事来看,结论就只剩一个了。老师之前是les,对吧?」
  啪啪啪——Y老师鼓起了掌:「精彩,小朋友思维不错啊。然后呢?知道了这些之后你还想问我什么?」

  我坐正了身子,缓和下呼吸,掩饰住内心的期待与不安,轻轻地问她:「那老师是怎么看我的?」

  「老师是单纯地把我当做玩具,还是真的向老师所说那样和我身心合一?」
  「我们之间只是肉体上寻求慰藉,还是老师肯把我当做很重要的人?」
  「在老师心里,我究竟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的替代品?」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焦躁,身体颤抖了起来。

  「在没有和老师互动的一周里,我每天都在想着老师。说实话,我很害怕,害怕老师只是把我当成一夜情,害怕老师对待别人也是这样经常发生关系。当我推理出老师是les的时候我的恐惧又加大了,我害怕自己成为老师排解寂寞的工具,害怕自己成为别人的替代品,害怕老师在那天晚上给我温暖在一瞬间就丢掉了。」

  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该死,我明明是十八岁的男人,现在却像一个小孩一样委屈不安地哭着。
  「老师可能觉得我肤浅,但我在宿舍看见老师第一眼的时候脑子里就一直想着你。知道你是我的班导师,是我的英语老师之后我特别的开心,你邀请我去这里和你独处我真的兴奋的要跳起来了。而晚上和你发生关系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被拥有了,你那些安慰我关心我的话在不经意间感动了我。」

  「我比你小很多,你有工作而我还刚上学,而且我还不确定我现在的性别是不是你所喜欢的。这一周我本来想避开你,不去想你,但每次见到你我都克制不住我自己……」

  此时我已经顾不上我那汹涌的眼泪了。什么尊严情面在这一刻都丢掉吧。
  「我喜欢老师,我想和老师一直在一起,不止作为你的学生。我想和老师交往。」

  我爱你这三个字说了一半被我咽回去,变成了喜欢。爱字太沉重,毕竟我们相识没多久,随意说出的爱反而失去了它的本意。

  「所以,老师,你是怎么想的?」

  我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内心的不安已经上升到了极点。我很清楚如果这些话不说,我依旧可以和她进行着炮友关系。也许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们会过得没心没肺,我自己长久以来在性上的幻想也可以得到满足。但内心却想起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让我开始渴求肉体之外作为人最基本的情感。

  然而说出这些话之后,我们的关系很有可能就这样戛然而止。她可能不再会和我追求肉体上的愉悦,也许不再用我作为女人的替代品。也许我们就这样在彼此的生命中留下一抹余晖,随后便擦肩而过渐行渐远。

  「真是的,看你哭成这样。」她的语气中透露着淘气的笑意,仿佛母亲在逗弄对未知世界感到恐惧的孩子。

  看到她这种反应,我的恐惧又被放大了,只能用手捂着脸,低着头继续哭。
  一股温暖而又强势的热风贴上了我的嘴唇,不经意间她的双唇已经与我相接,舌尖撬开我的齿门,翻滚着我的口腔。

  她的唾液贱到了我的口角,鼻尖的气息吹打着我的脸庞。突如其来的热吻瓦解掉了我内心由不安和恐惧构筑起来的高塔。

  她将我从椅子上抱起,保持着我们接吻的姿势,用身体将我推进了她的卧室。
                 4

  她将我扑在了床上。

  这是我第一次躺在了异性的床上。Y老师的床触感格外柔软,到处都是让我着迷的香气。

  我们两人接吻的姿势维持了好久。她比上一次在客厅里更加激烈地亲吻着我,我就这样躺在床上接受着她传递给我的体液和不断搅动着的舌头。仰靠着后背绵软的床铺,Y老师压在我身上所给予我肉体的充实感要比之前在地板上还要让人兴奋。

  良久,她才肯离开我的嘴唇。一条唾液连成的丝线在我们二人之间拉开。她趴在我身上褪去了我的衣服,用手上下拂动着我的肉体。

  「笨蛋,看你哭得。」她亲了一下我的脸蛋。

  「我之前的事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已经翻篇了。」

  「第一次在宿舍,打开门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个男孩。他一个人,可怜的眼神里充满着孤独和对生活的怨恨,但我却从他的眼睛里又看到了一直在坚持自己的火花。」

  「想不到这个孩子竟然喜欢被人侵犯,得知他当时在宿舍干坏事的时候我特别想立马就将他就地正法,残留的些许理智让我克制住了冲动。没想到第二天他自己送上门来,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我想要占有这个孩子,我想要保护这个孩子。不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都想要他这个人本身。」

  「夏小冬,我也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无论你现在的身体是男人还是女人,我想要在一起的都是你。」

  刚刚止住的泪水瞬间再次决堤。我发疯一样地叫着她的名字,Y老师对哭泣中的我不管不顾,她低头用舌头游走于我的身体,从我的脖颈一路向下舔舐,舌尖拂过我的乳头,我的肚脐,拂到了我的男根。她慢慢想下舔,用嘴包裹住了我的睾丸,吸食舔弄着我身为男性的第二性征。紧接着顺着会阴舔舐我的大腿内侧,时而将我双腿抬起去亲我的臀部。

  我沉浸在她口舌的关爱之中,根本顾不得擦去流出的眼泪。Y老师压在我身上的身体给予了我充满母性气息的温暖和幸福感,同时游走于我全身的口舌又给予我异性带来的刺激与快感。

  几番舔弄之后,她褪去了她的衣服。这一次她将文胸也一同褪去,让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女性的乳房。

  Y老师的乳房实在是太美了。洁白的皮肤,挺拔的外形,宽厚的乳晕,色气逼人的乳头……在这肌肉和线条并存的身材上长着这么一对少说有F级别的天然乳房,整个身体如同由神雕琢一般浑然天成。

  当然,在她性感的腹肌和马甲线下面,是那个侵犯过我的黑色穿戴式阳具。
  我很自觉地跪趴在床上,用嘴含住了她胯下的黑色物体。Y老师将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柔软的触感被我的手掌所抓住,我的手指控制不住地揉动着肉球,感受着初次触碰女性胸部的快感。

  Y老师挺腰配合着正吞吐假阳的我。这一次虽然没有第一回被强行深喉的侵犯感,但Y老师有节律的腰肢动作还是带给了我口腔被别人进入的别样快感。
  当假阳上基本被我的口水充分润滑过后之时,Y老师再一次地将我推倒在床上。在我后庭处涂抹些许润滑液之后,便挺进腰肢,将胯下之物送入我的后庭。
  这一次,我们采用的是互相面对面的姿势。我像女孩子一样双腿M字分开仰面趟在床上,菊花和睾丸完全暴露在她的视野里。而她像男人一样跪在床上,用手支撑着床面,双乳搭耸在我身前,像做俯卧撑一样开始有节律地侵犯着我的菊花。

  第一次被进入时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类似于排便的异物感。我尽量使后庭放松,感受着Y老师在我体内进出时摩擦的快感。在保持这个姿势的同时,Y老师的每一次挺腰都会将阳具的头部顶向我的前列腺,麻酥的快感从下体入潮水般阵阵传来。

  我们二人就这样相对无言,没有责骂,没有哭喊,有的只有男女交欢时因舒爽而发出的叫声。Y老师与我一直四目相对,她的双手支撑在我耳边,而我的双手则环抱住她的颈部。搭耸的乳房触碰到我的身体,乳头划过我的肌肤,所带来的瘙痒让我不由自主地抽搐。我也不时地张开嘴,用行动向Y老师诉说着渴求。而Y老师也能立马明白我的意图,对着我的嘴吐出她的唾液,让她的体液流入我的身体。

  我就这样像女孩子一样被她压在身下,吸食着她的甘露,下半身被她所侵犯。而我所能做的就是楼紧她的脖子,用胸膛感受她的乳房,用双腿夹住她的臀部。
  随着Y老师加快的频率,我的叫声也逐渐增大,后庭变得越来越热,男根也变得更加坚挺。而Y老师此时放弃了双手的支撑,完全将身体的重量释放在我身上。挺立的男根被压在我们二人的肚子中,双乳也直接贴在我身上,双手与她十指相扣,而发出叫声的嘴也被她很合适宜地用嘴唇堵住,取而代之只能发出「唔……唔……」的闷哼声。

  在她腰肢对我臀部的撞击中和腹部对我男根的摩擦之中,我在她的床上射精了。在射精的那一刻,我的嘴唇依旧被她封堵着,舌头只能无力地伸向她的口腔,与她的舌尖向碰撞。身体残存的力气也随着射精消失,我瘫软地放松着自己,而Y老师也激烈地拥有着我。

  这一夜,就这样被她压迫着,亲吻着,我们真正地开启了两个人独立于正常男女之外的恋情。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